欧洲杯足彩-欧洲杯竞猜平台

当前位置:欧洲杯足彩 > 企业文化 > 我在建材

我在建材

武林外传之——逃出生天

中国复合材料集团有限公司 宇文

来源:CNBM发布时间:2015/2/15 16:28:07

       天已黄昏,暮色苍茫,残阳如血,如血残阳。一阵风吹过,苍松间的昏鸦惊起,空气中充满了肃杀之意。

       城墙——无边无际,黝黑、冷酷、高耸入云,如死亡一般,拦挡住前进的道路。

       墙下,一群男女老少,焦虑绝望、风尘仆仆。前面,道路已堵,后面,追兵已近,十里外的呐喊声、马蹄声仿佛近在耳边,大家鸦雀无声,静寂,比任何声音都可怕的静寂,日暮途穷。而这堵城墙则是逃脱生天的最后一道关卡。

       一少年和老者默默对视。

       “墙高几尺?”老者终于开口。

       “高12尺。”少年答。

       “追兵何时杀到?”

       “半个时辰后。”

       “有无他法脱生?”

       “无”

        “多少人能翻越?”

       少年有点迟疑,如此的高墙,一个人翻越只是一种妄想。如果只是一个人,他宁愿选择重新杀回阵中,纵使战死沙场,马革裹尸,也是一种他推崇的方式。

       考虑了片刻,少年轻轻叹道:“队伍半数妇孺,20个人全部逃脱很难。”

       老者回到阵中,一阵低语后,队伍中的壮士迅疾排成一队,以手为楔,将身体钉在了城墙上,形成最初一级人梯,大家依然静默无语,,一位身材消瘦、玉树临风的少年心领神会,退后几步,然后来个凌波微步,纵身一跳,踏过人梯,接着一个踏雪无痕,飘然落在城墙上。众人见有人成功越墙,无不露出了希翼、欣喜之色。

       逃生的希望迅速在人群中弥漫开来,一扫大家刚才的绝望气氛。

       接下来一位轻功差些的少年踏在了人墙上,掂起了脚尖,伸直了双臂仍然够不着墙垛,回首摇了摇头,此时,队伍中站出了一个身高臂长的壮汉,用手托着他的双脚,猛喝一声“起”,将他抛起。瘦长者纵身一跃,也终于攀住了墙沿。

       老者将目光转到了队伍中的妇孺,大家的神色又凝重了起来。她们没有轻功,也没有男者的力量和身长。最年长的她站了出来,但已在城墙上的少年无论如何俯身,与她也只能指尖相触。

       老者言道:“只能用双楔阵形才能合力逃脱。”

       话音未落,一个身长的她,纵身窜到了第一排的壮士肩上,奋力将第一人托起。压力已沉重,血肉已模糊,第一排壮士的肩膀稍稍在抖,但很快定住了。在众人一声低喝声中,年长的她已经被墙头的勇者拉了上去。

       希望之际,危情却再次来临,身长的她虽然就势被拉起,但实在是刚才的托起太急太猛,她体力已经消耗贻尽。虽然被城墙上的人拉了起来,但无论身体如何用力、即使是将身体放平折成直角,脚尖都够不上去。时辰缓缓流逝,双手紧扣的手臂在缓缓下坠,眼看坠墙的悲剧就要发生。此时,队伍里冲出一个巾帼,自幼习武的她英姿飒爽,危急时不让须眉之气迸发,喝道:“踏我!”

       身长的她听此言,脚下一阵扑腾,奋力在巾帼女头上一点,终于逃脱生天。

       受此鼓舞,众人皆队列而上。最后只余一人在城墙下,他回看身后的追兵,凄然笑道:“你们走吧。”

       “一起走!”一个平时在队伍里最寡言者只吐了三字,即反身折腰而下,来个金钩倒挂,众人忙倒抓住其脚。刹那间,墙下的勇者领悟了他的意思,虎喝一声,纵身抓住了他的双手。随之,踏墙而上。

       少年俯看着原来高不可攀的城墙和伴随追兵的滚滚狼尘,喃喃自语“生死与共”。

       老者问道:“现在你相信了吗?”

       “什么?”

       “众人的力量。”

       “滋滋……”。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,VCD光盘放到了尽头,最后定格的屏幕是大家的合影,大家的笑容是如此灿烂,“中国复合材料集团有限公司员工素质拓展培训”的旗帜在随风飘扬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